发掘辉煌历史 传承灿烂文明——安徽考古走进合肥中小学大型公益活动暨合肥中小学生眼中的“安徽考古”征文
来源: 安徽日报党媒云 2022-08-10 14:41:52 责编: 王素英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考古工作是展示和构建中华民族历史、中华文明瑰宝的重要工作。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 “百万年的人类起源史和上万年的人类史前文明史,主要依靠考古成果来建构。即使是有文字记载以后的文明史,也需要通过考古工作来参考、印证、丰富、完善。”

2022年5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文物和文化遗产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基因和血脉,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中华优秀文明资源。” “要让更多文物和文化遗产活起来,营造传承中华文明的浓厚社会氛围”。

为了传承历史,弘扬文化,让我们的青少年通过身边的考古发掘,了解安徽灿烂的历史文明,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肥市教育局、安徽商报社联合举办的“发掘辉煌历史 传承灿烂文明——安徽考古走进合肥中小学”大型公益活动,从2021年10月到2021年底,分别走进合肥七所中小学。所到之处,不仅受到学校师生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赞誉,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不少学生,还用手中的笔墨,书写他们上课的感受和他们眼中的安徽考古。本报从中优选出部分作品进行刊登,只想通过同学们眼中的“安徽考古”,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安徽历史,让中华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更好传承发扬。

八千里路云和月

我眼中的安徽考古,是与数千年前的历史魂魄相依的考古,更是数代人以工匠精神抹开黄沙窥见真相的考古。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这是范仲淹在《严先生祠堂记》中对东汉著名隐士严子陵的评价。古人论品格,风骨为先。这是不为外物所移的士之高节,是不惧追索无得的傲然孑立。精神境界对人的影响体现在他们的一次次选择中,如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而“不改其乐”;如斯宾诺莎拒绝海森堡大学的邀请,宁愿靠打磨镜片来维系他的哲学研究;如北大女孩钟芳蓉为守护梦想、坚守理想,毅然选择世人眼中“没前途”“太冷门”的考古专业。正是代代山高水长之人的不断求索挖掘,才能不断探明安徽,不断寻求安徽掩埋在泥土下的根。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在垓下,项王颈洒热血明不过江东之志。这是位于安徽蚌埠的垓下遗址。

“君不见魏武草创争天禄,群雄睚眦相驰逐。”东汉末年,曹操以大隅首为中心恢恢建起了地下藏兵道,这座有着“地下长城”美誉的遗址,位于安徽亳州。

“江南北国脉相牵,隋代千年水潆涟,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如今人们议起千里大运河的影响,不仅只在它促进了南方经济的发展,也辐射了周围的文化,更成为一种文明的象征。同样,这条大运河,也流过了安徽。

发掘这些古迹的人们,他们坚持理想、追求真理,无惧非议。如若没有他们不畏泥土黄沙,不惧霜露曝晒,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亳州曾为成汤之都;如若不是一代代选择考古专业的有志之士,我们也同样无法知道寿县曾为楚国都城。

走在安徽,沿着古老河床一步一步往回走,我们便可看见传统,看见人文,看见思想,见证每一次的辉煌与没落。代代人生活在安徽,沿着充满泥土味的石子路上探寻着,将压缩在泥土里的历史舒展开来,探究先辈们生活的足迹。

考古也是回乡,是前路漫漫的征途。这就是我眼中的安徽考古,是充满人情味的考古,是充满家国情怀的考古,更是我梦回故园的考古。【合肥一中教育集团28中分校 2020级(1)班 迟浩伟】

考古走进校园

上学期开展的“考古进校园”活动,深受我们广大学子的喜爱,同时也激发了我们对安徽考古和青铜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活动的余温中,我对青铜剑产生了好奇,闲暇之余,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受益匪浅。

春秋战国时期,吴越因生产铜、锡,其铸剑技艺冠绝一时,有“风吹断发,削铁如泥”的美誉,除了现存于湖北省博物馆的勾践剑,安徽安庆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越王亓北古剑就是其中的代表。

它通长65.2厘米,格宽5厘米,双刃弧形,刃口锋利,剑柄上有两道平行圆箍,剑底有4个同心圆,正面和背面都有鸟虫篆铭文32个,相互对称,剑的主人是越王勾践之孙盲姑。

剑在春秋战国时期作为作战兵器对剑刃的强度要求高,这把剑在铸造时可谓别具匠心。剑身通过二次浇注,工匠先用陶范铸剑脊,再把铸成的剑脊置于另一个陶范浇注剑刃,最后嵌合在一起构成完整剑身。剑脊含铜高,含锡低,韧性好;剑刃含锡高,含铜低,更锋利,刚柔并济。亓北古剑同楚大鼎一样,都是春秋战国时期极具代表性的文物,不仅见证王朝的兴衰,其精湛的技艺也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

这次考古进校园,不仅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还让我们零距离地接触到了历史文物,极大地增强了我们对历史的兴趣。考古老师就像活化石一样,给我们讲述着各种文物及其背后的故事,让我们感受到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璀璨和魅力!

历史的长河无止境,我们要从书本中感受历史的脉络,从考古中品味历史的精髓,从文物中欣赏历史的神韵。【科大附中七(4)班 程瑞阳】

与历史共情

一件件文物,镌刻着记忆和故事,一幢幢建筑,诉说着光阴和历史。安徽,居卧龙之腹、贯通南北、连接东西,流经此地的长江段有气势磅礴的“八百里皖江”之称。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南迁聚居区,形成了丰富多元的文化资源和源远流长的灿烂历史。

399c6090-b65b-4ce4-bdd9-51e33020546f

隋唐大运河出土的精美瓷器

郦道元《水经注》中提到“施合于肥。故曰合肥”。合肥,是安徽的省会。在新晋的文物保护单位中,有不少就在我们身边。三官庙遗址、城池村古城址、古城宣遗址、舒王墩汉墓等文物遗址深化了这个古老城市的历史底蕴,也增强了合肥人民的文化自信。

除了合肥,提到安徽,我们也可以想到流经安徽的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全程可分为七段,其中安徽段是通济渠的重要组成部分,安徽考古工作者在淮北市柳孜集村时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从1998年开始,柳孜运河遗址开始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瓷器残片和唐宋古钱等珍贵文物。2014年,“大运河”及其柳孜运河名列《世界遗产名录》。

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大大小小的运河起到了沟通南北,密切区域的作用。从先秦时期到南北朝时期,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开凿了大量运河,隋朝的开河更是将若干自然河连成一片。宏伟壮观的大运河给人们带来视觉的震撼,随之也诞生了“诗词大运河”。顾名思义,大运河孕育了磅礴的诗词文化。“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在文人墨客的笔下,运河成了文学生命的河流,带着艺术基因的河流。

如今,我们对古老的大运河进行保护和扩建,结合南水北调工程,不仅保障运河的通航能力,保障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灌溉和排涝,也让大运河沿岸景观成为了旅游打卡胜地。大运河作为承载千年历史的文化名片,正不断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而这也要得益于考古工作者们的艰辛努力。

在我眼中,考古是对中华传统文化最大程地解读、还原和传承,也是我们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的重要手段。考古是一种艺术创造,考古的意义,也并非要获得什么惊世的文物,而是要理清这些文物古迹背后的文化发展脉络,让我们与历史共情。在快生活的步调下,我希望我能够怀着对历史的敬畏,实现自己的理想。【合肥一中教育集团28中分校

2020级(2)班 崔玥雯】

我眼中的考古

2b715329-1807-42d5-874e-2c8d2e7bf8ec

肥西三官庙遗址出土铜钺

第一次对“考古”这个词语的理解,是小时候读一本恐龙绘本时,绘本中介绍恐龙化石都是考古队员发现的。当时就觉得考古学家非常厉害,能够将很久很久以前的谜团探个究竟。每一件出土的文物,都是一部不可复制的史书,让我们更清晰地了解过去,展望未来。

“夏朝的开端和结束都与安徽有着密切的关系,三千多年前,在三官庙这个小小村落里发生了一件非比寻常的事情……”近日,“安徽考古走进合肥中小学”第二场来到我们葛大店小学。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领队秦让平现场为我们讲述了合肥三官庙的前世今生。

我回家后查了一下地图,原来三官庙离我家并不远,才二十多公里。真没想到我生活的这片土地,在几千年前就孕育了华夏文明,我为我的家乡感到振奋和骄傲。据说古都西安在修地铁的过程中,经常挖出一些有考古价值的古墓,有人戏称“最忙的不是施工队,而是考古队”。

我还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洛阳铲、手铲、田野考古日记……真是让我大饱眼福、大开眼界。特别是洛阳铲这个工具,最早是盗墓贼所用,千百年来,无数古墓被盗掘在洛阳铲下。

在旧社会,“洛阳铲”被盗墓者用于破坏我们祖先文化遗产的盗掘活动。今天,却被广泛应用到文物考古和基本建设事业上。同一件工具的不同使用,产生了迥然的效果,这也警示我们,不论在学习生涯中,还是在将来的岗位上,都要行大道,走正路,有梦想,稳致远。【合肥市葛大店小学五(1)班 郜登阅】

考古话深浅,神秘凌家滩

考古是什么?“考古学是根据古代人类通过各种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以研究人类古代社会历史的一门科学”,专业书籍如此介绍。在我眼中,考古是一个硕大的历史显微镜,是重现古代人类文明的时光隧道。

穿越千年时光,我们踏着沧桑的尘土追溯到距今5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的晚期中心聚落——凌家滩,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凌家滩村。这处凌家滩遗址是怎么发现的呢?奇妙的巧合就像命中注定一般与我们不期而遇。1985年冬季的一天,含山县长岗乡凌家滩村村民万传仓母亲去世,在给这位老人挖坟的过程中,村民们挖出了许多石器、玉器。凌家滩遗址正式露出雏形。

43c2b8ce-a8ae-4945-8c11-57bb09a39f1e

凌家滩遗址出土玉鹰

在“考古进校园”活动中,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一室副主任、凌家滩遗址领队张小雷为我们展示凌家滩出土的珍贵文物。有长34厘米、宽23厘米,重达8.5斤的大型石钺,虽历经千百年的暗无天日,也还是可以想象到这大型石钺在新石器时代的威风。还有出土的六个玉人,玉表已然被腐蚀成了白色,但那栩栩如生的神态,写实风格的背后,却生动展示出当时人们的生活服装、状态和精神面貌。而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那造型迥异,风格独特的龟玉了。

拨开历史的迷雾,有人说,它和星相学有关;有人说,这是数字起源的数字卦;也有人说,它和历法相关;还有人说,这是传说中的洛书。种种猜测,都指向人类史前文明最尖端的科技与文化。出土时,这片精美的玉版,夹在玉龟壳之间,成为一套组合。玉龟分背甲和腹甲两部分,上面钻有数个左右对应的小孔,并且与真实龟甲上的小孔数目一致。玉版中部琢有小圆圈,并以直线箭头准确分割为八等份,大圆外又有四个箭头,指向玉版的四角。玉龟和玉版表面上给我们呈现出来的,似乎就是最简单的数字和方位,而真正深入了解它时,才知道这是一个复杂的数位及宇宙系统之谜。

玉版中心的八角星符号也是个古老而有趣的谜团,直到现在我国多个民族也有此符号。这些图形符号就如同暗藏着自然规律的密码,带领我们探索未知的文明。凌家滩还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玉的世界,璧,璜,钺,锛,环,镯,玦,管珠等已具备成套玉礼器的规模,凌家滩所涵盖的文化符号,范围之广,渊源之深,世所罕见,这是人类文化的一个高峰,一个被低估了的史前文化。

鲜为人知的安徽凌家滩遗址,却藏着令人惊奇的发现。让我们继续为更多神秘宝藏阐明因果关系,论证存在于古代社会历史发展中的规律。【合肥市第六中学 张胡钰欣】

做一棵小树,向下扎根,向上生长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是什么样的?

在距今6600万年前的白垩纪,在黄山市黄山区广阳乡,应该有一群恐龙在繁衍;在距今5300万年前的古新世晚期,在潜山县,应该有一种龟生活在那里;在大约20万年前,在怀远县有一头体型巨大的菱齿象,它身长八米,身高四米……

时间的长河奔流不息,不断有生物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活、然后消失。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在博物馆里看到了它们曾经存在的证明:恐龙蛋、龟化石、象骨架……

8cf004c4-bf16-4fdf-9351-62ce4187cd08

寿县柏家台出土凤鸟纹瓦当

我不知道千万年前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科学家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猜想,历史学家们在不断的挖掘、采集、验证,无数人奔忙着,想要找出一个答案。这奔忙的背后,有一个词,叫做:考古。

我曾去过台北的故宫博物院,在懵懂中见识了什么叫做震撼;我曾去过浙江博物院,囫囵品味良渚文化的不凡;我也曾去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博物馆,体会六朝古都的丰厚底蕴……但更令我熟悉感动的,还是安徽省内大大小小的博物院和遗址。

我在博物馆里看到一件又一件文物,它们静静地立在玻璃橱窗里,一个简简单单的铭牌,标注着它的名字、出处和出土时间。这简简单单的几行字里,往往藏着考古工作者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并不是每一件文物一出土,我们就知道这是什么,来自哪里。

上次寒假的一天,我在安徽博物院四楼闲逛,无意中走进了一个昏暗的房间。展览的主题叫做:汉代星空。1977年,考古工作者在当时阜阳县西南郊罗庄的西汉汝阴侯夏侯灶墓椁室内发现了一组神秘的漆器,木已腐朽,漆皮残存。其中有一个圆盘,以前从未见过,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这成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直到2010年,才被学者认定:二十八宿星盘和支架,是一组用于天文观察的仪器,由此认定,2000年前的皖北,是当时天文学的中心!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在《诗经》中,淮水留下了奔流浩荡的踪影。几千年来,江河奔涌,生生不息,古人源水而居,在江淮大地上留下了无数的生活痕迹,在安徽众多用脚步丈量大地的考古工作者帮助下,我们对这块土地的认识更加清晰,对安徽人民的智慧更加了解:距今33.1万至27.5万年之间,东至华龙洞一带已经有古人类生活,7000年前,淮河边已经同时有稻黍生长、2224年前,项羽率十余万大军退至垓下,2187年前,阜阳汝阴侯在用二十八宿星盘仰望星空……

古人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史从哪里来?一件件文物,一座座遗址正讲述着历史。考古的发现,让我们了解地质变迁、生物演化、文明进步的轨迹,让我们知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种文化传统的来龙去脉。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历史的延长线上,没有考古发现,我们就无法确认自己在历史时空中的位置,也就无法真正认识自己。考古学家就像是从现实世界派往历史深处的侦探,为我们在古老的遗迹和遗存里,找到破解各种现实谜题的答案。

现在的我,正如一棵小树,在不断的向下扎根,向上生长。脚下是过去的厚重历史,头顶是广阔的未来天空,汲取历史的营养,准备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感谢那些文物背后默默无闻的考古工作者,是他们,在不断丰富我们生长的土壤。【科大附中七(5)班 匡格萱】

惊鸿一瞥,一眼千年

纵千古江山,览浩瀚博书。中华历史的滔滔长河之中,沉淀过多少璀璨的文物,在千万年的辉煌岁月中熠熠生辉,承载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之魂,精神文明之神,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可叹,珠流璧转,日月逾迈,多少古人留下的痕迹被时间的尘沙湮没,从此在人间烟火中杳无音讯。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穿过历史的迷雾,踏过先人的足迹,揭开大地的面纱,抚摸文物的痕迹,串联起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线索,给世人缓缓展开这沉淀千年的画卷……

微信图片_20220810143316_副本

凤阳明中都出土龙纹琉璃瓦当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全国掀起考古热潮,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考古这门综合性科学研究,各地开展各项活动,我省也积极响应,由省教育局和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携手开展“安徽考古走进合肥中小学”活动,我作为一名初中生,有幸参与到这次的活动中,通过省考古研究所王志老师对安徽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明中都遗址的精彩演讲,我被这其中蕴含深厚的历史气息所深深地折服,进一步加深了我对历史和文物的了解,增强了我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豪感。

当一张张图片在大屏幕上划过,我们也不过是轻轻一瞥,可这一瞥,是多少考古工作者多少年的苦心孤诣和呕心沥血,他们在一片荒芜之间,守一方地,寻一个浅浅淡淡的痕迹,探一份饱经风霜的文物。这一瞥,又是多少古代匠人的代代传承和默默守候。当明中都遗址出土的螭首、龙纹栏板、盘龙柱头等文物图片以绚丽的姿态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不禁沉思:在那个科技并不发达的时代,是怎样精湛的技艺才能雕琢出如此精美的文物?是怎样的信仰才能打磨出如此圆润的艺术品?是怎样的匠心才能设计出如此巧妙的布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一辈人有一辈人的英雄。考古工作者跨越千年,与古代匠人在精神上进行交流,将中华文脉延续下去,将时代的接力棒交给我们。历史书很小,装不下每个英雄波澜壮阔的一生,历史书又很大,装下来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沉沉浮浮。或许从前我只能轻轻抚过书页却又并能不深刻品读,可现在,在王老师生动有趣的讲解中,我仿佛也穿越到明朝,站在明中都的午门城台上,纵览全城,一个个其貌不扬的土坑焕发生机,变成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一条条人来人往的街道、一个个门庭若市的街坊。在历史的雨中,我是否也曾撑一把油纸伞,赴一场跨越千年的旧时约?只见,琉璃瓦当上折射出夺目的光辉……

网络的迅速发展,给我们呈现了丰富多元的文化,我们只需一块小屏幕便足以窥得一整个大世界,可我们的精神世界好像越来越匮乏、越来越空虚。而安徽考古却能让我们沉静下来,让我们细细品读这本由文物为插图的历史之书。君可见,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君可见,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君可见,中华文化底蕴深厚。吾辈青年,应有国家和民族的使命感,担负起时代重任,让考古之路所传播的传统文化精神走向新征程。【合肥市第四十五中学橡树湾校区八(9)班 傅如昕】

    相关新闻